HI,您好,欢迎来到石家庄北国人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!
返回首页 | 企业邮箱 | 客服热线:966118/96588     
北人故事首页>北人集团
向阳而生

北国物流产业园张晓曼

        心如花木,向阳而生!

        我心如木,逢春而生!

        突如其来的疫情,石家庄按下了暂停键,藁城区也成为疫情重灾区。作为北国物流的一员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我坚守在岗位。1月5日下午部门领导接到公司通知,疫情期间为确保超市民生商品供应,需要员工驻守公司。想想家中的两个幼儿,再回想家中老人平时的教导:“家中有我们,做你该做的。”我毅然的跟领导报告“我可以”。家与公司只有一路之隔,但我却看不到家人,只能在电话中听着孩子喊着妈妈。

        防疫不放松,工作不耽误!突然的疫情,打乱了正常的收货计划。1月7日收货部驻守的五个人不得不分到五个地方,直通投线、在库收货、直通平移、发运区收货、单证室,每个地方一个人,哪里空闲了就去另一个地方支援。虽然艰难,但是我们顺利完成了当日收货任务。

        感谢领导的信任,坚守期间安排我来管理收货部门整体工作,我深切体会到领导工作的艰辛,协调供应商到货、三方装卸、员工工作生活,因疫情的原因,工作比平时又艰难了几分。好在收货齐经理、业务常经理经常在电话中协助我排解困难,给出解决方案,才得以顺利完成疫情期间的收货工作。

        疫情无情,人有情!在疫情防控工作开展后,北国物流园响应经开区管委会号召,在园区建立核酸检测站点,为经开区其他中小企业承担核酸检测工作。园区勇于承担,我也不甘落后,多次以疫情防控志愿者的身份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。

        出于疫情变化、防控需要,政府政策要求货车进入藁城区,只能待6个小时,刨去路上时间,司机在园时间最多只有四个小时;且入园司机无事不能下车,只能待在车上。这给我们的收货工作提出更高的要求,根据货量及人员,合理安排到货供应商入园时间,确保这些抗疫战士能够顺利离开藁城。1月21日到午饭时间,货还没卸完,园区领导特意交待做好倒班工作,保证司机准时离园。看到司机没有饭吃,收货人员给司机打了一份饭菜,送到车上。吃完饭大家继续投入到工作当中,保证了司机顺利离开藁城。事后,供应商发来了感谢的话语,感谢寒冬里的一份热乎饭菜,感谢特殊时期的相互体谅!

        “晓曼姐,听说你会理发?”“我哪里会,平时给老公孩子剃剃罢了,你不怕理得难看咱就试试。”“没事,不怕。”简单的对话,开启了我的新技能。没有剪刀,只有推子和梳子的理发师诞生了。“后边短点?”“头顶长点?”“你看可以吗?”“好了。”在忐忑中,第一个发型诞生了。“姐,挺好的,疫情期间期间要啥自行车,哈哈哈哈....”慢慢的找我理发的同事渐渐多了起来,只要你不怕丑,我就敢给你剃。“晓曼,你这是一手的板寸啊,咱园区一看这发型就知道是你剃的。”“只要大家不嫌弃,欢迎找我理发。”

        疫情严重,藁城全域实行封闭式管理,线下购物被迫转到线上购物,藁城北国超市作为民生物资企业,需要承担起保障居民正常生活的重任。作为同战壕的北国物流园第一时间响应,组织员工多批次前往藁城北国超市协助拣货、分货,保证当日订单及时到达人民手中。在一次前往藁城北国途中,接到了哥哥的求助电话。父亲需要住院,但因疫情现在求医无门,有没有门路联系一下是否有接收的医院。父亲患有胃癌,发现时已是晚期,不能手术治疗,虽然已经做了8次化疗,住院十几次,无奈癌症还是扩散了。疫情期间,父亲无法去原先住院的医院,藁城区医院也因疫情被封锁,导致病情继续加重。接到电话,我是万分着急,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。急切的我,联系到园区领导,寻求帮助。园区领导劝慰我不要着急,咱们没有办法,可以向上级反映情况。经过园区领导与经开区领导的沟通,我收到了《石家庄市藁城区交通管控组关于外出就医事宜的紧急通知》。我第一时间转给哥哥,让哥哥联系医院,通过不懈努力父亲得到了及时的救助。

        2月10日,腊月二十九,疫情稍缓和,在公司驻守36天后我们终于回家了。到家后,不到三周的儿子,抱着我不撒手,缠在我身上,一会亲亲一会抱抱,不停地说妈妈我想你,那一刻我感受到来自了亲人的爱。

        2月13日,正月初二,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,各个小区还在实行不完全式封闭管理,我在做好防护的前提下回到娘家,进到父亲那屋,看到躺在床上已经被病魔折磨的不成样的父亲,那一刻我是无法接受的,瞬间泪流满面,直往屋外退。以前一米八大个子身体健康的父亲,瘦的只剩下一副骨头架。父亲见到我,也是泪眼婆娑。母亲倒是显得格外坚强,她一直劝我不要哭,疫情马上结束,咱们再去医院治疗。我尽力在做一个好员工,而这一刻我已不是一个好子女。

        2月28日,父亲再次住院,哥哥照顾父亲一年,身体也累垮了,在第二天也住院了。因为疫情管控,住院只能一人陪同,我便陪在父亲左右。这是自我上学以来第一次陪父亲这么长时间。父亲总是自责的说年轻时应该多要几个孩子,不至于让我们现在跟他受罪。我宽慰父亲没关系,会好的,实则我在背后偷偷抹泪。我缺席了父亲在疫情期间最艰难的时刻,但最后的时刻我不想再错过了。

        3月8日,藁城区得以解封,疫情以来封城二月有余,国家不遗余力抗击疫情,终会取得胜利。3月8日同样是父亲和哥哥都出院的日子,我心中感慨万分,觉得自己应该多回去陪伴父亲母亲,与他们聊聊家常,父母不求子女有多大出息,开心幸福就好。

        作为子女,不管你多大岁数,只要父母健在,我们就永远活在父母的庇佑下。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父母对子女的爱永远是无私的,不求回报的。在父母有能力的时候,为我们遮风挡雨,在他们老了、病了需要子女时候,我们也应尽心尽力。

        春天如期而至,疫情也将过去,花草萌芽,一切充满希望,而我也希望在这个春天我可以一直保持坚韧的品质,逆风而行,心怀感恩,拥抱温暖,向阳而生!

版权所有:北人集团     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东路188号   法律顾问: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:010-62682985
CopyRight 2009-2021 www.brj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冀ICP备09047092号-7